正文 第1471章 全不安

作品:《仙界贏家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說網帶給你最新的小說給你最好的閱讀體驗16kxsw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麒麟殿前的處宮殿,深處。

    兩位修士相對而坐,間擺著副棋盤,正在對弈。

    “呵,看來云老弟輸了啊。”

    說話的修士斜倚在椅上,身形削瘦,面容英俊但臉色蒼白如紙,雙眼似開似閉,感覺不到絲精氣,說話也是有氣無力,如病了許久般。

    這病怏怏的修士是全不安。

    幾十年前渡過了第重天劫,除了幾個隱居不出的老古董,重陽宮修士里,他修為可稱第,又是剛渡過天劫,可以無忌憚的出手,由他來鎮守要地,最是合適不過。

    于雨柔也極是放心。

    “唉,唉。”

    云怨天手里捏著棋子,半晌不知道如何放下。

    終是跌足而嘆,頗顯懊惱,“全兄棋道高明,實非小弟能及,雖然百般思慮,還是棋錯著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棋錯著滿盤皆輸,云老弟,你還是嫩了點。”

    全不安微微笑,揮袖拂出,棋盤上的顆棋子跳了起來,飛到云怨天身前,懸住不動。

    云怨天神色微凝,訝道,“全兄這是什么意思,難道今日轉了性了,許我悔棋不成?”

    “嘿嘿,那就要看云老弟的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全不安睜開了眼,幾點精光閃而沒,“你我交情不淺,走錯了,悔步也無妨,但若是執迷不悟,繼續錯誤的走下去,那就輸定了。”

    云怨天嘴角微揚,淡然道,“全兄話有話啊,卻不知我哪步走錯了?又該從哪里悔起呢?”

    全不安注視著棋子,并不抬頭,“從你進來的那刻起,你就走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云怨天神色凝重起來,“全兄的意思是,我不該來找你下棋?”

    “什么時候我都歡迎,只今日不行。”

    全不安抬起頭來,輕嘆口氣,“云老弟,你應該知道麒麟殿是重陽宮重地,決不允許外人進入,而你呢,為了幫外人進入麒麟殿,故意來擾亂我,實在是不該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全兄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云怨天搖頭,頗顯驚訝,只真力暗暗遍及全身,做好了戒備。

    “你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全不安伸出手,緩緩放在棋盤上,絲寒氣驀然而生,迅速散發開來。

    那手上閃著青色的光澤,仿佛帶了層金屬手套,但卻通透如玉,能清楚看到里面的血管脈絡,而那流動著的血液,竟不是液體,而是小團小團的凝實火焰。

    “純陽華陰?”

    云怨天面色滯,“你竟然煉成了真火之體?”

    重陽真火為重陽宮修士的第二元神,當它凝煉到定程度后,能和肉身融合,形成真火之體。

    相當于第二次元神合體。

    比其他修士多了次合體,自然強悍,而且陰陽合,再無陽盛之虞,光是憑此,重陽宮就足可和其他五大宗門并立。

    全不安不答,只淡淡的道,“你承認走錯了么,云老弟?”

    看了幾眼,云怨天挪開目光,平靜的道,“只是下棋罷了,我錯不錯都不算什么,而且我也不明白全兄到底想做什么,為何糾纏不休?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全不安點點頭,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那落在棋盤上的手倏然震,棋盤帶著兩人,拔地而起,朝著宮門外飛掠出去。

    “全兄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云怨天面責問,面使力化解,但他很快就發現,無論他怎么阻擋,都無法改變那棋盤的去向,那力量,無可抗拒,他個渡劫境五重的人,竟沒有點辦法。

    真火之體,非悟道不能成,合體后,元力化為真火之力,那是真正的道之力。

    又怎么可能是他能夠抵擋的?

    只幾息間,棋盤帶著兩人,穿越了重重宮門,轟然聲,落在處廣場之上。

    那廣場極為廣大,四角上盡是高達五丈的柱子,地面則是滿是火行之力的紅砂,而廣場正前方是座宏偉的建筑,立在重陽金柱之下,曜日也似的陽火,在建筑之上來回閃耀,映得殿前的幾個大字格外分明。

    正是重陽宮的重之重,麒麟殿。

    平時這里極為安靜,但此時卻并不平靜,門前不時傳來陣陣細微的波動,似是有人在里面闖陣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云怨天下明白過來,注視著麒麟殿,暗道聲不好。

    莫非是周舒引動了陣法?

    波動十分細微,他在殿都感覺不到,但那直專注下棋的全不安卻發現了。

    全不安收回了手,帶笑看向云怨天,眉尖微揚,“云老弟,這步怎么走,你可定要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云怨天捏著那顆棋子,頓了頓道,“全兄,我會想好的,不過全兄為何會認為,這殿里的異動和我有關呢?難道就不能是巧合嗎?”

    “巧合,也許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全不安輕輕點頭,緩緩道,“不過,我聽說你來找我下棋之前,去找了荷音派的周舒,你們談論甚久,然后你就來找我下棋,而周舒,就不見了,然后麒麟殿前的陣法就發生了異動。”

    “就這樣,你還覺得是巧合么?”

    看著云怨天,他的面色漸漸凝重起來,蒼白帶了抹血色。

    血色在臉孔流動著,似乎隨時都能冒出來,化作烈火,吞噬切。

    云怨天神色滯,只搖頭道,“全兄此言差矣,我是去過周舒那里,那只是重陽宮的待客之道罷了,至于周舒去哪,我也管不到,全兄所說種種,并沒有什么確實的證據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的對。”

    全不安平靜的點了點頭,“不過,等他出來就知道了,那陣法的波動如此輕微,他應該是得到了陣符,很快就能出來,我們等著就是。”

    云怨天看了殿門眼,不言不語,只在心想著對策。

    他是絕不能讓周舒出事的。

    “別閑著,繼續下棋。”

    全不安微微笑,棋盤震動起來,棋子顆顆的接連跳起,又落回原地,絲毫未動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云怨天點點頭,臉上竟也有絲笑容,只其帶著許多決意。

    他拈著棋子伸向棋盤,棋子仿佛重逾千斤,幾息間也只近了寸,緩慢如斯。

    那棋子凝聚著許多力量,來自云家的獨特法訣,看起來,他是打算殊死搏了。

    全不安似是沒有察覺到,只帶著笑催促。

    眼看著棋子就要落到棋盤上,忽然聲悶響傳來,殿門前的陣法,驀地打開。

    “怎么會是你們?”

    全不安霍然站了起來,而云怨天則下松了氣,將棋子輕輕的放在棋盤上,“該你了,全兄。”

    (PS:918.918.)

    (PS:謝謝書友20170219223739664的月票支持,感謝收藏訂閱投票的書友~)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說網帶給你最新的小說給你最好的閱讀體驗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我 的 書 架
2014电子游戏节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