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

作品:《盛唐不遺憾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說網帶給你最新的小說給你最好的閱讀體驗16kxsw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馬賊們志得意滿,士氣非常的高昂,尤其是負責從西門進攻的隊人馬最為得意,他們是馬賊之最精銳的部分,領頭的高個子刀疤臉也是馬賊的第勇士,更是馬賊首領的得力助手,同時還是馬賊的二當家。

    這個家伙最為兇狠,平常打劫的時候,時常會做出傷人的舉動,若不是馬賊首領要求所有麾下馬賊只圖財不害命,估計這貨肯定是要大開殺戒的,在這貨的眼里,只有他們本族的弟兄是人,別的部族,尤其是原人,那就是待宰的羔羊,在原人地位高高在上的大唐時代,這個馬賊居然有如此想法,也確實挺讓人意外的。

    也許這就是民族自豪感吧!任何個民族,哪怕是個極其弱小的民族,也是有自尊心的,也會把自己看的很重,甚至會在心里刻意的貶低別的民族,從而在定程度上抬高自己的民族,甚至會虛構自己民族曾經的輝煌歷史,把很多原本不存在的事情當做是真實發生過的,很有掩耳盜鈴之嫌。

    高個刀疤臉就是這樣的個人,他們匈奴其實已經沒有多少人了,除了部分持續西遷之外,剩下的基本上都被原人同化了,甚至,很多人早就不記得自己是匈奴人了,可還是有很少的部分人,他們非常的頑固,始終記得自己是匈奴人,始終存在重新恢復匈奴輝煌的妄想。

    西門距離馬賊埋伏的山溝是最近的,高個刀疤臉信心滿滿的策馬奔馳,時不時的大聲呼喝,催促麾下的馬賊動作快些,甚至破口大罵,這些馬賊都沒啥化,平時的語言也是比較粗魯的,罵人是家常便飯,尤其是首領罵下面的人,更是非常的司空見慣。

    夜間的環境是比較寂靜的,尤其是夜半子時,環境更加的寂靜,大群馬賊奔馳而來,人喊聲和馬嘶聲是非常明顯的,隔著幾百步都能聽見。

    坐在西門城門樓上的李安和將士們,自然聽到了這些聲音,而從這些聲音,就能夠判斷出馬賊的距離和大概的人數。

    “已經不足二里了,大約有二百騎。”

    憑借多年的作戰經驗,李安已經完全能夠根據馬蹄聲判斷出敵軍騎兵的人數和距離了,這是種訓練出來的能力,不是經常生活在邊關的人,是不會有這種能力的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做好準備,都穩住了,千萬不要漏出破綻。”

    李安繼續開口安排道。

    此刻,最緊張的要數站在城門口上下和帳篷里的士兵了,他們要直接面對馬賊的突襲,有很大的風險,萬沒能擋住要害部位,就有丟掉小命的風險。

    馬賊自認為已經完全了解了故白城的情況,所以,是點也不擔心,個比個囂張,毫無防備的就沖殺了過來。

    高個刀疤臉沖在最前面,他足夠勇武,所以,根本就不怕遇到官兵的抵擋,他個人完全能夠戰勝多名普通的官兵,況且,他覺得自己對故白城的情況已經足夠了解了,既然官兵都睡下了,那他還有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在快要沖擊到西門的時候,高個刀疤臉看到城門口的官兵顯得很是慌張,這更加讓他放松了警惕。

    “兄弟們,殺了這些官兵,殺了他們。”

    高個刀疤臉興奮的大喊。

    身后的馬賊彎弓搭箭,對準為數不多的官兵就開始放箭,還有些馬賊把準星對準了帳篷,陣箭雨過后,官兵箭倒地不起,城墻上的官兵則被掛在破損的女墻上,后背插了好些箭矢,而幾名身穿白色襯衣的官兵,剛剛跑出帳篷,胸口就插了好幾支箭矢,幾乎剛跑出帳篷就仰面倒地不起了。

    瞬間就殺掉了看守西門的六名官兵,而自己卻沒有要給弟兄受傷,這讓高個刀疤臉非常的亢奮,官兵不過如此,沒有什么可怕的。

    “痛快,殺的痛快啊!哈哈哈!”

    高個刀疤臉興奮的大喊,然后,看向身后的名小刀疤臉,開口道:“你帶十幾名弟兄留在這里,若有官兵逃出,直接殺掉。”

    說完看向其余眾人,大喊道:“兄弟們,沖進去,把官兵全部殺掉,沖啊!”

    高個刀疤臉馬當先,帶領麾下的近二百馬賊,浩浩蕩蕩的殺入故白城內,剛進入城內就看到了遠處掛著的大量燈籠,于是直奔燈籠而去,而路途,等待他們的是陷阱和大火,他們注定要有去無回了。

    看著馬賊主力已經上當,李安和麾下的將士們,全都大大的松了口氣,這些馬賊若是停下來修整片刻,先占領城門樓的上方,然后再進攻城內,那就麻煩大了,李安與麾下隱藏起來的將士就好被發現了,后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這些馬賊果然是頭腦簡單,這么容易就上當了,這下他們要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名士兵興奮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馬賊不傻,是李侍郎的計謀太高明,我們裝的這么像,馬賊豈能識破。”

    另名士兵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李安微微笑,開口道:“將士們,現在,門外只剩下十幾名馬賊,我們的數量比馬賊還多,現在挑選箭術好的,待會人個,把他們全部起干掉,個都不留下,現在就開始準備。”

    為了防止馬賊跑掉,最好的辦法就是同時進行攻擊,瞬間把十幾名馬賊全部干掉,這樣,這些留下的馬賊就個也跑不掉了,甚至,連發出警報聲的機會都沒有。

    覆滅在即,而小刀疤臉卻完全沒有預料到這切,城內的噪音太大了,他們的十幾人馬也在不停的發出噪音,以至于李安在城頭上小聲說話,他們都聽不見,從而無法得知此處居然隱藏了幾十名官兵。

    “你們幾個過去,把帳篷邊上的官兵腦袋給砍下來。”

    小刀疤臉閑著無聊,開始命令手下人去砍腦袋,他在打如意算盤,在回去見首領的時候,他就會告訴首領,這些官兵的腦袋都是他砍的,這樣,他就會更受器重,能夠獲得更大的利益,同時,這也是種發泄,他的性格與高個刀疤臉樣,也是個兇狠的家伙,之前打劫商人的時候,直沒有機會殺人,早就已經憋壞了,現在好不容易有了發泄的機會,豈能錯過這么好的天賜良機。

    兩名馬賊聞言,跳下了馬匹,并拎著大刀走向不遠處的帳篷,準備把官兵的腦袋給砍下來,而這似乎也不是很難完成的任務,好像很容易就能完成樣。

    不過,當兩名馬賊走到帳篷的出入口,準備砍官兵腦袋的時候,突然發現官兵的眼睛猛的下睜開了,這讓兩名馬賊吃驚不已,他們還沒來得及驚呼,就被官兵從腰間抽出的短劍給殺死了。

    “喂,你們兩個站在那里干什么,砍個腦袋也要這么久。”

    小刀疤臉生氣的吼道。

    不過,兩名馬賊就這么直挺挺的站著,句話也沒有回答,這讓小刀疤臉驚詫不已,后背不由自主的冒了些冷汗,其余的馬賊也嚇壞了,總覺得這事非常的蹊蹺。

    “你們三個,過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小刀疤臉本能的抽出腰間的長刀,下令的說道。

    三名馬賊策馬過去,每個都抽出了長刀,隨時準備應對危險。

    這十幾名馬賊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帳篷方向,卻忽略了真正的危險在城門洞的上方,李安與麾下的將士,已經彎弓搭箭做好了最后的準備。

    “將士們,還等什么,就在此時。”

    李安率先猛然站起來,然后,所有將士都站了起來,大家同瞄準不遠處的馬賊,并按照之前的分配,每個人瞄準屬于自己的馬賊,這樣才能夠在瞬間,將所有的馬賊打盡。

    “有官兵埋伏。”

    小刀疤臉余光看到了李安等人,魂都要嚇出來了,不過,切都已經晚了,他剛剛發出報警的聲音,十幾支箭矢就已經飛了過來,把這些馬賊全部放倒,小刀疤臉的脖頸被箭射穿,倒地之后就斷氣了。

    十幾名馬賊還有沒被射死的,但也都受了傷,將士們又補充射了幾支箭矢,然后,下面先前裝死的士兵起來了,他們負責上去檢查馬賊的尸首,并順便把馬匹給收集起來,這些都是大家的戰利品。

    西門的戰況非常順利,南門和北門的情況也很是不錯,全都順利的騙過了馬賊,讓馬賊毫無防備的進入了城內。

    從西門進入城內的馬賊速度最快,他們最先抵達有燈籠的地方,前方的燈籠下面有十幾個帳篷,而且,都是大帳篷,不過,奇怪的情況,是帳篷外面個士兵也沒有,顯得有些空蕩蕩的。

    可高個刀疤臉并不在乎這些,他催促麾下兵馬沖過去,把帳篷里的官兵全部殺死。

    “殺……”

    馬賊們迅猛的沖了上去,用手的大刀,把帳篷都給劃爛了。

    “沒人,帳篷是空的,個官兵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這里也沒有官兵,里面什么都沒有,衣服和被褥也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這里也是,就是個空帳篷。”

    “這里也空了,這些官兵會不會是提前逃跑了。”

    馬賊們驚恐的說道。

    高個刀疤臉突然有了種不祥的預感,他感覺自己好像陷入官兵的陷阱里去了,這種感覺非常的強烈,讓他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很快,他發現腳下的雜草特別多,隱隱約約的還能聞到油料的味道,而油料和干草是易燃的,萬官兵躲在周圍防火,他們就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“駕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刀疤臉驚恐不已的時候,從南門和北門突入的馬賊也順利抵達了,不過,他們顯得有些不爽,西門最近,他們來的有些晚了,最大的功勞都被高個刀疤臉拿去了。

    “撤退,立即撤退,從原路返回。”

    高個刀疤臉大聲吼道,并率先向后退去,準備從西門套出故白城廢墟。

    麾下的馬賊也被這突如其來的陣仗嚇壞了,也跟著起逃,這幕讓剛剛抵達的另外兩路馬賊摸不著頭腦,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不過,很快他們就明白發生了什么,因為頭頂嗖嗖嗖的飛過了大片帶著火苗的箭矢,大唐官兵的火攻已經開始了。

    隨著這些箭矢的落地,大火迅速的燃燒了起來,早步逃離的高個刀疤臉還算好些,至少有半人馬沒被大火燒到,而剩下的兩隊人馬全都陷入了火海之,傷亡極為慘重,好多馬賊被大火燒的鬼哭狼嚎,可謂是罪有應得。

    回頭看著熊熊燃燒的大火,高個刀疤臉心有余悸,幸好他早步逃離,要不然肯定是要被烤熟了,不過,既然這是個陷阱,那么,城內就定不會安全,要盡快逃離才是上策。

    不過,高個刀疤臉不會想到,他剛剛走過的道路已經被官兵臨時設置了絆馬索,當他返回的時候,絆馬索被官兵啟動,頓時,包括高個刀疤臉在內的大群馬賊都被摔了個狗啃泥,而周圍迅速射來的箭矢,讓部分馬賊喪命當場。

    不太長的段距離,設置的六道絆馬索,把所有逃跑的馬賊都給攔下了,沒有個馬賊能夠沖的出去。

    高個刀疤臉摸了摸自己的膝蓋,疼的是齜牙咧嘴,還好附近的官兵不多,射來的箭矢稀稀疏疏的,只殺死了少數馬賊,大部分都還好好的,而沒有受傷的馬賊立馬用弓弩還擊。

    “大路被堵死了,走不了了,弟兄們隨我走小路。”

    高個刀疤臉牽著馬匹向側的小路走去,上了小路之后,發現沒有官兵,于是上馬而行,小心翼翼的向前行進。

    不過,小路上也是有埋伏的,而且,陷馬坑就在小路上,偽裝的很好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剛走了沒多久,最前面的十幾個馬賊就相繼掉入了陷馬坑之,并立馬被坑內的尖樹枝給串成了糖葫蘆,人和馬都命嗚呼了。

    高個刀疤臉及時勒馬,勉強躲過劫,就差那么點點,他的小命就交代了。

    大路小路都有埋伏和陷阱,這讓馬賊們全都心驚膽戰,都不知道該怎么辦了。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說網帶給你最新的小說給你最好的閱讀體驗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我 的 書 架
2014电子游戏节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