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

作品:《盛唐不遺憾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說網帶給你最新的小說給你最好的閱讀體驗16kxsw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京城早就已經是不夜城了,所以,越是天晚的時候,街道上的人就越多,有好多人就喜歡過這種夜生活,就喜歡在夜間活動,只有在夜間霓虹燈的燈光下,他們才能感受到真正的快樂,才能感受到自己還活著。

    這也許就是醉生夢死吧!不過,他們顯然很喜歡這種醉生夢死的感覺,人活著不就是為了快樂么,若是活的不快樂了,那活著還有啥意思,至少,有很多廢人都是這么想的。

    而些聰明人,也正是利用了很多人的這特點,所以,推出了相應的產品和服務,從而滿足這些人的要求,進而為自己謀取巨大的利益。

    之前白天營運的酒樓店鋪,有很多都改成夜間營業,或者更厲害的十二時辰不間斷營業,為的就是迎合更多夜生活的人,各種晚報也如雨后春筍般的冒了出來。

    比如,京城晚報就是晚上發行的,購買的人自然只能在晚間和夜間瀏覽了,還有像灞橋風月這些小報刊,有好多都是晚報,當然,若是頭天晚上賣不完的話,第二天早也能接著賣。

    而晚報有個好處,就是可以將當天發生的重要事情全部記錄下來,這樣白天沒時間了解些事情的人,就可以用晚上的時間了解這些信息了。

    灞橋風月這些小報,其實只有小部分是新聞,更多的內容都是詩歌和故事,尤其是連載的小故事,這些才是最吸引人的,如此,不論想看新聞的人,還是想看故事的人,都會對此大感興趣,反正份報紙也不是很貴,隨手就買了。

    所以,到晚上就是這些小報大肆發行的時候,報刊的發行有很多種方式,比如可以運輸到固定的賣報點,由賣報點的人負責販賣,還可以賣給些以此為生的小販,由這些小販賣給每個人,而小販可以從獲取些利潤,從而支撐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這不,站在窗口的李安和李豫,就看到了幾個抱著報紙的人,在走向灞橋風月的大門,其人順利的進去了,而且其余幾個人則只能在門口叫喚。

    很顯然,順利進入酒店的這個人,定就是灞橋風月報刊的人,而且其余沒能進入的小販,都是別的報刊的人,這樣也是為了提高自家報刊的銷量,也算是種營銷策略,并沒有什么可指責的。

    進入的小販顯然是灞橋風月的小販,剛剛進入就在大廳內叫賣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賣報,賣報,朝廷下決心解決京城住房問題,賣報,賣報。”

    小販打算的在樓的大廳內叫賣,并很快得到了很多人的回應,些剛來或者正在吃的客人,都招收要買份,還有吃好了準備離開的人,也順便買了份帶走。

    小販的叫賣聲很大,二樓和三樓的人都能聽得見,所以,很快,上面也有人大喊,讓小販趕緊上去賣,還好是自家的報紙,所以,負責端菜的小二,也會幫忙把報紙送上去,從而減少客人等待的時間,群小二在送菜的時候,順便送報紙,這樣就極大的節約了時間,至于收費,其實都是無關緊要的,份報紙值不了幾個錢,客人吃飯的利潤買百份都足夠了,所以,自然不用太在意了。

    李安與李豫并沒有要報紙,不過,名店里的小二,還是將兩份完好的灞橋風月報紙給送了過來,解釋下,輕輕放在桌子上,然后就退下了。

    李安輕輕從窗前走到桌子的旁邊,拿起份灞橋風月報刊,隨意的瀏覽了起來,頭版的內容是關于京城住房問題的,也就是今天剛剛發生的大事,另外還有萬里傳音的些消息,當然,也有學堂的消息,而最后的大部分都是詩歌和連載的小故事,都是些人瞎編的小故事,比李安盜竊后人的故事要弱的多,不過,對于化并不算太發達的大唐來說,這個已經非常不容易了,每個連載小故事都能獲得不少的粉絲。

    “不錯,不錯,不愧是灞橋風月,故事和詩詞比較的多,很有特色啊!”

    李安輕輕將報紙放下,然后再次走到了窗口。

    李豫看了眼,也把報刊給放下了,開口說道:“照這個報刊的意思,似乎對李侍郎提出的強迫工坊等給工匠準備房子,不是太認可啊!”

    “個小報而已,他們不認可沒有關系的,只要朝廷下決心去推動,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,這個意見是我提出的,我對此很有信心,另外,也要給有些人點壓力才是。”

    李安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李侍郎要準備給誰壓力?什么樣的壓力?”

    李豫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李安開口說道:“自然是給某些想要搗亂的人些壓力了,我會發出消息,告訴全京城的人,只要這次的策略解決不了京城的房價和房租問題,那么,接下來便會開始收取高額的房產稅,凡是大量囤房的人,都要繳納大量的房產稅,如此來,這些擁有大量房產的人,便會有所收斂,甚至,部分膽小的人,會把自己手里多余的房產給賣出去,這樣來,京城的房子問題,就會向較為有利的方向發展了,我相信,最終定能夠解決房子的問題,若是連這么點小問題都解決不了,朝廷的公信力何在。”

    這次,李安算是鐵了心了,不論遇到多大的苦難和阻力,都要步步的推動政策往下執行,要讓京城的房子難題得到解決,讓普通老百姓也能夠安居樂業,這樣才能建設個穩定的大唐都城,京城的犯罪率才能盡可能的減少,老百姓在大街上才能更安全的行走,不用擔心自己的人身和財產安全。

    灞橋風月報刊,幾乎送到了所有在店消費的人群手里,不論是呼喊要買的還是沒有說話的,最后都被送了份,只要不拒絕收下就算是買了,到時候付賬的時候會起算的,就算白送其實也沒啥關心,反正也不貴,而看了報刊之后,吃飯的人是肯定會展開討論的,尤其是群人起吃飯的時候,看到了報刊上的內容,能不討論番么,而他們討論的聲音若是大些的話,李安與李豫都是能夠聽得見的,尤其是相鄰的包間,說什么都能聽得見。

    在左側隔壁的房間,有四名正在吃飯的富商,他們人手份大唐報,正在津津有味的看著,按照這些人的習慣,自然是先看頭版的新聞,然后,才會去看后面的內容,因為新聞是有時效性的,自然要先看了,后面的內容都是詩詞和小故事,過幾天看都沒有關系。

    名頭發稀疏的五十多歲老頭子,看著手里的報刊,感嘆道:“這是要變天啊!正準備辦家豆腐工坊,朝廷居然要強迫為工匠準備住處,這樣成本就增加了不少,手里的錢就不夠了啊!”

    “沒這么嚴重吧!就憑您老的生意,怎么會在乎這么星半點的事兒,不就是給干活的人準備住處么?也多花不了多少錢,少來這里吃個三五頓飯就夠了。”

    旁邊的年富人說道。

    “哎呦,你哪里知道如今的行情,現在的房子越來越貴了,連帶著蓋房子的材料,還有蓋房子的工匠,都漲價了,尤其是蓋房子的材料,都漲了快十倍的價格了,多蓋處房子要花不少錢的,前段時間進了不少貨,手里的錢也花銷了大半,現在已經不算多了,算是蓋不起了,蓋不起嘍!”

    頭發稀疏的老頭子,無奈的說道。

    商人雖然有錢,但有時候若是大規模進貨的話,手里的流動資金是會很緊張的,而旦沒有了足夠的流動資金,也就沒法進行新的投資了,畢竟,投資是要花錢的,沒有錢就沒法投資,借錢投資雖然也是個辦法,不過,借錢哪是那么容易的,這世上最難的事情,怕就是借錢了吧!也沒有人愿意把錢借給別人,沒有誰的錢是大風刮來的,干啥要冒著風險借給別人。

    “要不,幾位借點?”

    頭發稀疏的老頭子,突然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三個人對視了眼,表情各異,但沒有個是高興的表情,很顯然,他們并不愿意借錢給眼前的老頭子。

    “哎呦,我倒是想借,不過,上個月也進貨了,手里沒幾個錢了,愛莫能助啊!”名胖富人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樣,手現錢不多,要不然,我也開個工坊,這樣總比天天進貨掙得多。”

    年婦人說道。

    最后名較為年輕的富人,開口說道:“這次是真的沒有多余的錢,若是說謊,必遭天打五雷轟,永世不得超生。”

    頭發稀疏的老頭子,或許早就猜到是這個結果了,淡然笑道:“算了,也知道你們都有難處,這個工坊不開也罷,等有錢了再開也不晚,哈哈!”

    很顯然,老頭子也不愿因為這么點小事,與自己的朋友鬧不開心,況且,他也就是隨口說,并不是非常急迫要開工坊的。

    “說的是,就憑您老的實力,只要貨物賣出去了,那手里的錢還不多的數不清,到時候開十個豆腐工坊都行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!是啊!哈哈!”

    幾個人都連忙恭維。

    “哎呦,就朝廷提出的這個辦法,真的能解決京城住房困難的現狀嗎?我看未必啊!最多也就只能稍微緩解下罷了,反正我是不看好的。”

    頭發稀疏的老頭子,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旁邊的年輕富人,點頭說道:“我也這么覺得,工坊肯定不能給所有工匠準備單獨的房間,如此,就真的負擔不起了,肯定只會準備大通鋪,十個人住間房,這樣還能忍受,可干活的人也有家人的,自己能住在工坊提供的房子里,可家老小的居住問題就不好解決了,總不能把家里也帶到工坊里去住吧!”

    “就是,這個辦法最多也就是緩解下居住的壓力,讓那些單身來京城的田舍郎有個住處,效果很般的,但也會有效果的,解決了部分總比沒解決要好吧!這樣來,以后睡在大街上和橋洞里的田舍郎就少了。”

    年富人說道。

    最后人說道:“你們沒繼續往下看嗎?朝廷還有新的招數,要大肆建造移動房舍,也就是跟馬車差不多大小的房子,這個也行?”

    “哦,還真是,這下面還有圖片呢?這樣的房子也能住人,太兒戲了吧!”

    “今日早,我倒是真的看到這個移動的房子了,就在朱雀大街上,共有三個,大小各不相同,最小的個與普通的馬車差不多大,最大的個就比較大了,有普通馬車的兩倍大,從遠處看確實挺像房子的,沒想到還真是用來住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這報紙上說了,這些房子建造好了之后,大部分都是要出租的,租金非常便宜,不足現在普通房子租金的成,這可真是太實惠了,那些田舍郎若是知道這個消息,肯定會非常高興的。”

    “租金倒是挺誘人的,不夠,這樣的房子夠結實嗎?真的能住人?”

    “應該能住人,這總比睡在大街上要強吧!田舍郎還想怎樣,有地方住就不錯了,哈哈!”

    四個人非常熱切的討論了起來。

    除了左側隔壁在談論房子的新政策,右側隔壁也同樣在談論房子的問題,而且,里面的人更多,談的更加的盡興,由于觀點不同且都是比較年輕的人,所以,談著談著氣氛就變了,就差沒打起來了,還好最后都忍住了,否則,必將是場慘烈的毆斗事件。

    此時,李安和李豫都站在窗戶邊,邊欣賞外面的夜景和熙熙攘攘的人群,邊聽隔壁的吵鬧和爭論,感覺非常的不錯。

    “李侍郎,這可都是你鬧的,看看隔壁都吵成什么樣了?”

    李豫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年輕人嘛!總是比較沖動,遇到點事情就喜歡吵,要是能冷靜對待問題,那就不是年輕人了。”

    李安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說網帶給你最新的小說給你最好的閱讀體驗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我 的 書 架
2014电子游戏节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