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 有償提煉秘銀

作品:《農場黑店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說網帶給你最新的小說給你最好的閱讀體驗16kxsw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沒想到,李英給他帶來了個大難題。

    杜開時語塞。

    李英來找他,杜開想到的是與異物有關的事,只是沒想到,居然是這么個事。

    乍聽李英提出的要求,杜開滿心不悅,面容也變得僵硬。

    李英看到杜開表情的變化,也頓時有些尷尬,很擔心杜開會拒絕。

    杜開是很想拒絕。

    實質上,李英的這個要求,如果杜開答應,來是給他自己找了個很大的麻煩事,二來,無疑也是在斷他自己的財路。

    原本,杜開并不介意,將滅異物子彈交給特事局之后,特事局的人找來什么專家,為特事局破解滅異物子彈,如果他們可以做到,這是他們的運氣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的問題就在于,他們既做不到,無法破解,又想要直接獲得制造滅異物子彈的技術,這就不是回事了,如果杜開接受這個要求,意味著杜開要讓出巨大的利潤之余,還要盡力去找尋制造滅異物子彈的關鍵原材料,秘銀。

    更麻煩的,還是杜開怎么去解釋這些問題。

    “制造技術,不是我不愿意,那手工技術,是般人做不了。”越發覺得這個事情太麻煩,杜開苦笑下,簡單地說了個理由,算是婉拒了。

    這確實不是個好解決的事,當然,杜開也希望人類能夠制造滅異物子彈,但是眼下顯然沒有辦法,光是個提煉秘銀的事情,就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但這些難處,恰恰是沒法跟李英講明白的。

    李英聞言,面容垮,微微嘆,說:“沒有別的辦法嗎?”

    杜開的解釋,其實李英并沒有半點懷疑。

    首先,杜開的言辭,經過這么長時間以來的合作,李英都是相當信任的,她很確定,杜開是和他們特事局同立場的,都是為了對付異物,她沒有理由懷疑個同盟者說的話。

    其次,有件事,她沒有跟杜開提及,杜開所處的壞境,特事局已經調查過,并沒有發現什么先進的制造設備,所以可以確定的是,滅異物子彈不會是用機械批量生產的。

    所以,李英才會找上杜開,他們覺得,滅異物子彈很可能就是杜開手工制造的。

    就像望氣眼鏡,也是手工制作的,除了杜開,也沒有任何其他人可以提供,而且同樣至今無法仿制。

    事實上,李英來找杜開的時候,她本人心里其實也沒抱多大希望,當然,如果杜開表示沒問題那就再好不過,但杜開的回應,果然是個令人失望的答案。

    杜開也聽到了李英的嘆氣,他在內心默念系統,想要問問系統,有沒有什么辦法,可以制造出對付異物的子彈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說,都是為了人類,杜開這么做,也已經是盡力了,系統也是盡心幫助,但是,系統同樣沒有辦法給出個令人滿意的答復。系統表示,可以提供子彈,但是特事局想要自行生產子彈,恐怕也真是沒什么好辦法。

    看到李英這臉沮喪,杜開想想,覺得自己也是應該做點什么,終于,不會,杜開倒是想到了個,不是辦法的辦法:由特事局提供白銀,杜開則負責將白銀提煉成秘銀,然后再把秘銀交給特事局。只要解決了秘銀的供給問題,有了這關鍵的原材料,由特事局的軍工廠生產帶有秘銀的子彈,應該會是不錯的效果,能夠對異物產生絕對性傷害。

    這似乎是個可以兩全其美的方法。杜開心有數,隨即略略組織下語言,把這個方案告訴李英,向她解釋,用白銀提煉秘銀、秘銀能傷害異物這個關鍵因素。

    至于杜開提供了方案,特事局能不能接受,要不要由杜開幫忙提煉秘銀,這些后續問題就交給李英確定了。

    李英聽著杜開的話,頓時驚訝無比,原來,滅異物子彈的彈頭,是因為添加了秘銀,所以能夠對異物產生重大傷害。這個消息,讓李英無比興奮,這似乎可以看到曙光,找到了解決這個問題的突破口了。

    只是,李英還有些不太明白,定是秘銀才可以嗎?既然白銀可以提煉出傷害異物的秘銀,那直接用白銀不是更方便嗎?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就簡單多了,李英的腦海里,仿佛出現了個充滿希望的畫面,畢竟,要找到白銀點都不困難。

    李英立即詢問杜開,將自己的猜想向杜開求證。

    “幾乎沒效果,提煉出來的秘銀才會有效果,因為經過提煉,秘銀的成分已經是不同于白銀的。”杜開簡單地解釋,但是意思非常明確,白銀無用,秘銀有用。

    當然,杜開也沒法將白銀如何提煉成秘銀的過程告訴李英。反正,他就是能提煉。

    好在,李英似乎沒有糾結的心思,事情有突破性進展,這對她來說,解決了個大難題已經是樁美事了,所以,她當即沒有絲毫猶豫,答應杜開。

    只需要找來白銀,這個事,對李英就沒有難度了,她估摸盤算了下,第批,她打算給杜開提供10千克白銀。

    杜開不在意特事局要提供多少分量的白銀,只要不是超過他的負荷,他都能承受,但是,關鍵在于,杜開不會免費為他們提煉秘銀。所以,杜開要收費,要有所限制,避免自己被無限制使用。

    經過協商,杜開收取1萬元的提煉費,返還10克秘銀,個月最多煉制兩次秘銀。

    杜開之所以不打算給特事局免去費用和條件,是因為,他很清楚,如果這次開了頭,給特事局免費提煉秘銀的話,特事局接下來肯定會源源不斷地給他弄來白銀,讓他忙得焦頭爛額地為他們直做著提煉的事。

    李英對此也沒有異議,她已經習慣了雙方這種合作方式。

    接下來,杜開和李英,還商量了槍術的事情,不過,滅異物子彈的事有了定論之后,這事倒是簡單得多。

    杜開還是先跟李英提出條件:防異會需要擁有支合法的槍隊,但杜開保證,這支槍隊,會配合特事局的特勤隊,并且接受特勤隊隊長的合理指揮。除此之外,防異會的槍隊,有償接受特事局指派的任務。

    這與李英所想的有所不同,李英是想著特事局的人去學槍術,倒沒想到杜開是這么個計劃。

    只不過,杜開的想法,卻讓李英感到為難了。

    李英的身份,畢竟和杜開不同,杜開自己要組建支槍隊,不會是個難事,但在李英的立場來說,就算杜開組建槍隊是為了對付異物,她作為個行動部門的人,就不能眼見不管。

    因為,擁有槍支的民間隊伍,首先就成為了影響社會公眾安全的事情。尤其是明珠市,嚴禁槍支的使用,大都市的社會秩序都是以穩定為主要前提,不允許有任何混亂的存在。

    簡而言之,李英如果要接受杜開的要求,她就要確保杜開的槍隊,不會有任何違法犯罪的行為,或者是擾亂公眾秩序的行為,她也等于是要承擔定的監督責任。

    但是,這在她來說,要謹慎。

    所以,李英想要請示高層,以高層的意見為主。

    杜開卻阻止了她。

    杜開直白地表示,白銀提煉秘銀的事情,是看在李英的份子上,才答應的事情。另外,如果李英擔心槍隊可能會影響治安,防異會的槍隊可以保證不使用威力強悍武器,可以使用低配版,有效射擊范圍不超過100米的氣槍。

    反正杜開組建這個槍隊也只是為了提升隊員的槍術,建立個強大的戰斗力,他日對付異物的,所以,不到關鍵時刻根本不需要用真槍實彈。

    杜開這個保證,打破了李英的心防,同意了杜開的條件。如果杜開的槍隊真的是使用低配版槍支彈藥的話,李英恰好有批準的權力。但是,李英也對杜開提出了要求,限制杜開的槍隊人數不得超過十人。杜開理解李英的意思,也就同意李英的限制。

    接下來,杜開只要再安排二人到特勤隊訓練心擔任槍術教練即可。相比于制造滅異物子彈,傳授槍術倒不是很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重要的事情解決了,李英心情大好,也有了閑聊幾句的心思,問杜開,這路參觀下來,對這個基地有沒有什么建議?

    杜開搖搖頭,笑著說:“基地很好,沒什么建議。”

    其實事情既然確定了,杜開就有了想要離開的心思了,但李英反而似乎還不想杜開離開,讓杜開多坐會,她要想杜開介紹幾個人,并且時不時地看向門口。

    杜開很好奇,詢問李英是不是有什么特別的安排。

    李英也不隱瞞了,告訴杜開,她要介紹的人是特事局特勤隊的兩位小隊長,他們是李英的心腹。如果杜開聯系不到李英,可以聯系他們。

    杜開大約等了五分鐘,門口又進來兩個男人。

    “隊長,我們來了。”兩個男人走到李英的面前,向她敬禮。其位男士,對李英的目光有掩飾不著的愛慕之情。

    杜開就算只是個外人,但光是看著這男士的眼神,就已經敏感地察覺到這點。只不過,李英是什么心思,杜開倒沒看得出來。

    果然女人比男人更難以捉摸啊。杜開心里暗暗調侃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們來了,我給你們介紹位真正的大師:杜開,楓葉武館的館主,我們明珠特事局的伙伴。”李英向自己的兩位得力下屬介紹杜開。

    “你好,杜先生,我叫梁勇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杜先生,我叫黃達。”

    梁勇對李英有明顯的愛慕之情,李英似乎沒看見,直接忽略。

    暗關注李英神色的杜開,看到這幕,發現李英的態度沒有多少溫度,杜開似乎可以初步確定李英的心思,看來,是梁勇有心,李英無夢。

    當然,這事,與他無關,他不會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杜開與他們握手,互相交換下手機號碼,算是認識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聯系不到我,需要幫助,你可以聯系他們兩個人。他們會在第時間出動或者第時間想辦法聯系我。”李英認真地對杜開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,謝謝你,李姐。”杜開笑了。

    李英微笑地說:“你是我們特事局的功臣,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李姐,我想先離開了,白銀的事情,直接送到楓葉武館。”杜開覺得事情差不多了,也該離開了。

    李英搖頭,說:“你再等等,我聯系人送白銀過來,再你帶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再等個小時。”杜開不想等太久。

    梁勇似乎對杜開勉強等待的態度不滿意,哼的聲。

    李英皺了眉看向梁勇,梁勇不敢說話,保持立正的筆挺身姿。

    “杜先生,我們有個拳擊場,要不要起去玩玩。”黃達卻很出意外地提出了個建議。

    杜開覺得自己沒必要去什么拳擊場,直接拒絕:“我不想去什么拳擊場,就坐在這里等你的白銀吧。”

    杜開看向李英,似乎在征求她的意見。

    李英笑了笑,說:“拳擊場的比賽還是挺精彩的,里面的拳手都算是我們明珠特勤隊的精英。杜開,你有空,可以去看看,順便指點下他們。白銀時半會是到不了的。”李英不知道怎么想的,還是挺贊同杜開去拳擊場,甚至是鼓勵。

    梁勇和黃達見到李英贊同,面上更是期待。至于,梁勇和黃達有什么目的,杜開大概也是看得出來。梁勇和黃達有可能是想要看到他出糗。

    杜開看見梁勇對李英的愛慕,黃達又是梁勇的朋友,杜開又是如此接近李英,很難不讓他們以為杜開是個潛在的情敵。而且這種事情還不能說,越描越黑,還不如不說。

    李英站起來,要求杜開去拳擊場,瞧瞧特勤隊人員的實力。

    杜開推辭不了,也只好跟著李英起去了。

    李英和杜開走在前頭,梁勇和黃達走在后面。杜開能夠感覺梁勇的目光應該是時不時在審視自己。

    杜開笑了笑,干脆也不理了,和李英邊聊天邊行走。

    拳擊場,距離他們喝飲料的地方不遠,也就百米的距離,是個室內場館。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說網帶給你最新的小說給你最好的閱讀體驗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我 的 書 架
2014电子游戏节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