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五百零二章 不再是個謫仙人

作品:《無限劍神系統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說網帶給你最新的小說給你最好的閱讀體驗16kxsw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蘇左和蘇右,兩尊五品靈仙,又是雙胞胎兄弟,兩人同氣連枝,在無敵鐵掌幫都沒有受過這委屈。

    所以在看到蘇墨的眼神之后,兩人就決定,不給蘇墨活著的機會。

    于是把五品靈仙的仙劍,斬刀了蘇墨的身前。

    把巨大的斧頭,砍在了蘇墨的頭上。

    蘇左和蘇右兩人的法寶層出不窮,不愧是已經超脫凡俗,立身仙境的仙。

    可惜,蘇墨并不打算和這兩個雙胞胎兄弟玩。

    所以蘇墨只是先后朝前彈了兩次手指。

    次彈指,彈崩了仙劍。

    再次彈指,彈碎了斧頭。

    蘇左和蘇右大驚,這兩件仙兵已經被他們煉成了本命法寶,現在本命法寶被毀,兩人都受到反噬,身受重傷。

    蘇左登時大怒,隨手又抽出了把仙兵,就要上前和蘇墨拼命。

    但蘇右的反應卻要更快些,他在自己的本命仙器被毀之后,竟然十分干脆利落的極速遠遁,絲毫不拖泥帶水,連放狠話都不敢放句。

    是個狼人。

    蘇墨將蘇左和蘇右的反應看在眼,但是他卻只是笑了笑。

    沒有意義的,無論蘇左和蘇右作何反應,最終都逃不掉被共同的命運。

    攻逃,同樣的命運,無非都是蘇墨劍的事情而已。

    蘇墨現在的境界不高,又受限于此刻的肉身狀態,所以連自己的青靈劍都取不出來,所以他手無劍可用。

    但手無劍,對付這些個五品靈仙境界的東西,心有劍就行了。

    如果蘇墨此時還是永恒之主的境界,如果蘇墨的對手是個混沌君主,那他絕對不敢大放厥詞,說什么“手無劍心有劍”,又或者“世間萬物皆可為劍”的屁話。

    如果世間萬物皆可為劍,那還要劍做什么?所有的劍修都隨便摘根柳條或者在路邊采根草當劍好了。

    把品級夠高,和主人心意相通,又趁手的劍,可以極大限度的發揮劍修的實力水平,劍修有沒有劍在手,是兩種不同的劍修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蘇墨面對的對手,不過是兩個五品靈仙而已。

    就算蘇墨現在的境界也不過只在四品神海真君境界,但以蘇墨曾見到的高處風景,對付兩個五品靈仙,實在是真的不需要大題小做,結局根本就不可能有絲毫的意外的。

    蘇墨伸手向前指,并指作劍,道劍氣從他的兩指之間迸射而出。

    劍氣在飛出去的過程分了岔,道斬向蘇左,道殺向蘇右。

    蘇左和蘇右兩人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反應時間,就被兩道劍氣斬在身上。

    兩道劍氣入體,蘇左和蘇右的眼神都露出絲迷茫,因為這兩道劍氣……似乎沒有什么殺傷力?對他們的肉身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傷害。

    但是轉瞬之間,蘇左和蘇右兩人的眼就被驚駭所取代。

    那兩道劍氣,在刺入兩人身體之后,確實是對肉身沒有絲毫的損傷,但是片刻之后卻是直接投入了兩人的心湖之,將兩人原本平靜的心湖,給攪得稀巴爛!

    心湖碎裂,那可不就是心碎了!

    蘇左和蘇右對視眼,都從對方的眼睛看到了深深的悔意,然后兩人就在這片悔恨之,走完了兩人最后幾秒的生命。

    肉身,完好無損,但是心湖碎裂,靈魂枯竭,是從根源上已經被抹殺了。

    誰也沒有料到,蘇墨個照面之下,就將無敵鐵掌幫的兩個五品靈仙級別的修士給斬殺了。

    本來在所有人的預料之,這都應該是場邊倒的戰斗,兩個五品靈仙應該會用貓戲老鼠的姿態,逗弄番蘇墨,然后才會在玩膩了的時候,劍結果了蘇墨的性命。

    但是誰能想到,事實竟然恰恰相反,兩個五品靈仙甚至連在蘇墨手里反抗的機會都沒有,就被蘇墨輕易的給將神魂都徹底絞殺了!

    特別是蘇墨還保留下來了兩具完整的靈仙肉身!

    這可是價值連城的寶物,靈仙肉身,那科室貨真價實的仙人遺蛻,如果被個失了肉身的鬼物占據其,只需要不斷調整自己的靈魂和肉身契合,就可以在極短的時間里,收獲個靈仙級別的戰力!

    對于莽荒紀世界,青山部落方圓萬里的神仙山門來說,靈仙肉身乃是貨真價實的至寶。

    白依依在看到蘇墨留下了那兩位靈仙的肉身之后,悄悄的給蘇墨豎起了大拇指,事后她只需要去山里收服兩只山鬼,那青山部落就會在短時間內多出來兩個靈仙守門人,到時候倒是要看看,誰還敢打青山部落的主意,誰還敢覬覦紫砂金礦!

    無敵鐵掌幫剩下的三個金丹,三個神海真君,在看到他們方的兩個主心骨、頂梁柱蘇左和蘇右竟然個照面之下就被人打殺了,當下都驚駭得亡魂皆冒,本來還想仗著人多勢眾打殺了白依依呢,這下哪里還敢戀戰,個個都發瘋似的向外逃去。

    白依依冷笑聲,說道:“想來就來想走就走,真把我們青山部落當成你們家的后花園了?”然后白依依就接連劈出了十幾劍,也不管這些劍有沒有落到實處,總而言之是有棗沒棗打兩桿子,目的就是為了再斬殺個兩人。

    果然還是被白依依給撞了大運,十幾劍有半數都落在了六人的某兩人身上,其人是三品金丹修士,另人則是四品神海真君。

    最終那位四品神海真君成功活了下來,并且逃了出去,而那個三品金丹修士則被白依依通亂劍斬在身上,當即就斬得血肉模糊,落在了地上,當下就奄奄息,眼看是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白依依落到那個金丹修士的身前,又給他補上了劍,直接結果了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這讓白依依十分興奮,自己的戰果還是十分不錯的嘛,不僅成功的以人之力,扛住了整整六個修士的圍攻,其三人還是四品神海真君級別的修士,更是讓白依依還留下了個人,將其人斬殺在自己的劍下。

    白依依覺得自己很了不起,簡直是歷害慘了。

    無敵鐵掌幫被蘇墨還有白依依又次打退,而且估計這次無敵鐵掌幫是真的長教訓了,以后再也不敢再派人來青山部落碰釘子。

    而方圓百萬里的范圍,無敵鐵掌幫已經是最強大的那個勢力,連無敵鐵掌幫都碰了次又次的釘子,估計今后再也不會有不長眼的,敢來挑釁青山部落。

    福禍相依,青山部落因為紫砂金礦脈的禍已經徹底熬過去,接下來所有的青山部落族人,則都要跟著享福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無敵鐵掌幫還有六千普通的士兵,之前被蘇墨施展仙法,釘在了地上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現在大戰結束,無論是蘇墨還是白依依,都沒有要跟這些普通人過不去的意思,在蘇墨撤去了這些普通人身上的禁制之后,白依依不耐煩地揮了揮手,讓這些普通人趕緊滾蛋。

    于是這些普通人個比個滾的快。

    青山部落的人又走出了自己的村子,開始對著白依依還有蘇墨兩人歡呼,外來勢力被趕跑,他們終于可以安心的過好日子了,如何能夠不開心。

    在片歌功頌德的聲音,蘇墨跟白依依,回到了圣女宮里。

    然后接下來的整整年的時間,蘇墨都沒有從圣女宮出來過。

    他在圣女宮陷入了深層次的閉關。

    這個莽荒紀世界,乃是個比之原界都要更加浩大的大世界,同樣有無窮宇宙海,更是有玄之又玄的混沌宇宙,高端之力十分強悍,所以蘇墨很有壓力。

    他現在龜縮在個小小的青山部落之,整個青山部落方圓百萬里的地界上,修為最高的竟然只是五品靈仙境界,所以蘇墨當然不會有什么壓力,也不會遇到什么危險,但是如果他從這個方圓百萬里的小地方走出去呢?走出去之后,就由不得他沒有壓力了!

    蘇墨在圣女宮里隨便找了個地方,席地而坐,就開始進入深層次的閉關。

    白依依最初還很好奇蘇墨閉關時的狀態,以及蘇墨為什么閉關這么隨意,竟然連點防護設施都不做,難道就不怕有敵人來偷襲,打擾了他閉關,要知道閉關的狀態被打擾,可是修士的大忌。

    就算是蘇墨不怕打擾,難道就不怕自己對他動手動腳,圖謀不軌嗎?

    白依依最初的幾十天,每天都要坐在閉關的蘇墨身前待上個時辰,什么都不做,就這么靜靜的看著他閉關時的樣子。

    可是后來白依依發現委實是沒什么意思,閉關的蘇墨根本就句話都不跟他說,這讓白依依很是受傷。

    然后白依依就不再去看蘇墨了,眼不見心不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年之后,蘇墨從閉關醒來,輕輕地吐出了口氣。

    他口氣吐出,和他同在圣女宮的白依依只覺得瞬間如沫春風。

    就好像是身處在個靈氣最為濃郁的仙境之。

    蘇墨僅僅是從閉關醒來,隨口吐出的口氣而已,就讓整個圣女宮在瞬間變成了個仙家福地。

    白依依甚至覺得,自己的個小境界都松動了幾分,隱隱有了要更上層小樓的意思。

    這么神奇的嗎?

    白依依趕忙跑到蘇墨的身邊,去觀察從閉關醒來后的蘇墨的狀態。

    蘇墨睜開了眼睛,白依依就和他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良久,還是蘇墨有些受不了了,開口問道:“白依依,你看著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現在是什么境界了?”白依依問道。

    從閉關醒來后,白依依就無法確定蘇墨的境界了,蘇墨的氣息變得十分綿長,白依依在面對蘇墨的時候,只會產生種高山仰止的感覺,但是蘇墨這座山具體有多高,白依依卻無法確定。

    好在白依依覺得自己和蘇墨的關系還不錯,可以直接開口問的。

    “境界好像提升了些,年時間的閉關……嗯,還是卓有成效的,我現在的境界已經恢復到了七品道仙……額,也就是你們所說的純陽真仙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蘇墨對白依依說道。

    然后就見白依依的嘴巴張成了“o”形,她瞪著雙水汪汪的大眼睛,實在是不敢相信蘇墨說的話。

    “你不會是在消遣我吧,蘇墨?”

    白依依不確定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消遣你做什么?沒必要騙你,這年時間的閉關修煉,確實只是將境界恢復到了純陽真仙的地步而已。而且似乎因為這個天地的壓制,我還遇到了點點的瓶頸,短時間內已經不能夠單單只靠閉關,就把境界繼續往上提升了。”

    蘇墨忍不住唉聲嘆氣的說道,實在是有些遺憾。

    然后白依依就想要打人了。

    年的時間,就把境界提升到了純陽真仙,而且還說遇到了點點的瓶頸,短時間內不能夠再更快的提升修為。

    說出這樣的話,你蘇墨還是人嗎?

    你是上天故意派來,給天下修士扎心的嗎?

    白依依扭過頭去,實在是不想和蘇墨說話。

    蘇墨笑了笑,對白依依說道:“你不用這個樣子,覺得自己受到了好大的打擊。我不是開始就跟你說過了嗎,我是個謫仙人。既然是謫仙人,我前世就已經修到了極高的境界,這世只不過是重頭再來,把之前的瓶子重新裝滿而已,速度自然是極快的。你比不上我,又有什么好泄氣的呢?很多人都比不上我,也沒有見他們泄氣。”

    白依依聽到蘇墨安慰的話語,翻了個白眼,說道:“蘇墨大謫仙人,我謝你啊,你真是會安慰人。而且你現在可以把謫仙人的‘謫’字給去掉了,因為恭喜你已經重新返回到了仙人境界,已經不再是謫仙人了啊。”

    畢竟曾經是起作戰的盟友,白依依在恭賀蘇墨的時候,還是很走心的,恭恭敬敬的朝蘇墨行了禮。

    在白依依看來,蘇墨算是苦盡甘來,擺脫了謫仙人的身份,重新恢復到了仙人的境界,成為了高高在上的純陽真仙。

    但如果白依依知道蘇墨真實的境界,不知該做何感想?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說網帶給你最新的小說給你最好的閱讀體驗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我 的 書 架
2014电子游戏节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