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 辟空七劍和聲名鵲起 (二合一)

作品:《橫推三千世界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說網帶給你最新的小說給你最好的閱讀體驗16kxsw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云頭之上,李丘漠然而立,冰冷注視著下方。

    青色浪濤之道斧光閃過,頓時被劈開個口子。

    【滄海無量】這門元氣術不同于青河橫空術可攻可守、操控如意,它偏向于極致的爆發。

    威力只在于青色浪潮升到最高處再宛若天傾般蓋壓下來時。

    蓋壓拍擊后力量耗盡,將青色浪濤破開并不難。

    尊丈高的黃玉法相,從青色浪濤飛出,原本握持的盾牌消失不見,剩下柄斧頭。

    陳信臉色難看,他看著李丘,眼底閃過恐懼、不甘和抹瘋狂。

    鋪天蓋地的青色浪潮蓋壓下來時,戊土盾后他感知到濃重的性命威脅,瘋狂釋放元氣,讓法相不斷凝實,變得更加堅固。

    但縱使那樣,青色浪潮拍擊后,他的法相也近乎完全破碎,只剩下殘破的軀干,護住他的身體。

    艱難挺過那恐怖擊,他耗費元氣,修補了戊土法相和戊土斧。

    至于戊土盾,他的元氣已經耗盡,實在無能為力。

    他斧破開青色浪濤飛身而出,看似沒有受到半點損傷,只是損失了面戊土盾,實則他實力已經跌到底點,狀態差得不能再差。

    如此狀態,面對李丘沒有半點勝算。

    他沒有試著逃走,他知道那是不現實的事。

    陳信眼的瘋狂和炙熱之色越發濃重。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只有拼死搏!”

    他寧死也要在李丘身上撕下塊肉來!

    如果不能殺死李丘將他尸體帶回去,盡到作為允離門客的義務,告慰供奉他十數年的允離在天之靈,那么作為門客舍命為主報仇,也不失為段佳話!

    他對于允離沒多少忠心和感激,他更在乎是他的名聲!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陳信操控法相,手持戊土斧,橫空向李丘殺來!

    李丘神色冰冷袍袖揮,空的青色浪濤,又翻涌而起,卷起巨大的浪潮!

    這次聲勢比上次小了許多,把陳信法相轟擊到那個地步,青色浪潮也不可能沒有半點損耗。

    李丘沒有再輸入元氣。

    陳信元氣已近乎耗盡,他怕個控制不好直接將陳信殺死。

    滔滔海潮在陳信身后升起,再次遮蔽蒼穹,狠狠拍擊下來!

    就在陳信神色猙獰,高舉戊土斧,即將殺到李丘面前時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丈高有余的戊土法相,再次被青色海潮轟然淹沒。

    當陳信再次從青色浪潮飛出之時,已無修補法相的元氣,法相破碎不堪,手斧頭只剩個斧柄。

    陳信神色不甘瘋狂,破損的法相和戊土斧恢復如初,只是體型驟然縮水,僅比常人高大些許。

    李丘甚至透過猶如玉質的元氣,看到陳信模糊的面容和身體。

    陳信揮動戊土斧狠狠劈來,李丘伸手握。

    青色浪潮殘留元氣,化為條鱗甲清晰可見、凝實無比的蛟龍,將陳信纏繞束縛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他手的戊土斧,被青色蛟龍張嘴咬碎,潰散為元氣,消失于天地間。

    陳信法相被蛟龍死死束縛,不能動彈分毫。

    蛟龍身軀驟然收縮,法相承受不住,瞬間裂痕密布,如件快要破碎的瓷器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陳信雙眼死死盯著李丘,發出聲充滿不甘的大吼!

    咔!

    吼聲戛然而止,無人控制的法相潰散開來,顯露出陳信尸體,雙眼圓瞪,面容扭曲不甘,脖頸歪折成個詭異的角度。

    李丘眉頭微皺,臉色隱隱有些難看。

    他本想從陳信嘴,得到那門元氣術的修行方法。

    操控元氣粉碎陳信法相后就會停止。

    但陳信未等他成功,就操控元氣扭斷自己脖頸,自我了斷了。

    陳信也知道,落到李丘手里,等待他的就是酷刑和逼問。

    般煉氣士的大戰,落敗的方都會受到這個待遇。

    沒有誰會把元氣術秘籍隨身帶在身上,想要得到對方的元氣術只有這樣做。

    而元氣術這種東西,除非和自身元氣特性沖突,否則沒有人會嫌自己元氣術太多。

    萬兵之壁,就是他曾經擊敗個煉氣士,番折磨后從其嘴得到。

    如果抱著絲僥幸、期望對方在得到元氣術后放過自己的煉氣士,在落敗之后自然不會自殺。

    但陳信在元氣近乎耗盡之后,沒有選擇試著逃走,而是選擇拼命搏,就證明他不是那種會抱著僥幸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為避免遭受李丘的酷刑和逼問再死去,他直接選擇了自我了斷。

    李丘神色恢復平靜。

    袍袖會,青色蛟龍散為元氣,任由陳信尸體從高空墜落下去,摔成肉泥。

    沒有得到便沒有得到,和陳信交戰,他也發現了些端倪。

    那門元氣術,陳信只在開始想迫使他停下時,使用過次。

    之后便再未用過,顯然有問題。

    不然他不可能放著門強大的元氣術不用。

    “估計是太消耗元氣、負擔不起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李丘目光微動。

    陳信施展那門元氣術威力堪比上乘元氣術,但如果加上個消耗巨量元氣,價值就要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因為渾天玄元訣,他元氣凝實程度遠超同境,在元氣數量上面也是超過同境,但就沒有凝實程度上那么夸張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的元氣量,還要分為二,他的元氣并不多。

    門會消耗巨量元氣的元氣術,可以說并不適合他。

    當然若能多個對敵手段,也不是壞事。

    只是事已至此,再想也沒有用。

    “希望天問組織搜尋的那門元氣術,能夠給我些驚喜。”

    李丘轉身往彰國方向飛去。

    在接下委托之前,黃老已經告訴他,天問組織已找到門符合他要求的元氣術。

    只是送到彰國要數天工夫,再加上將其入門不知要多久,他也就沒有等那門元氣術,選擇先完成這次的刺殺。

    算算時間,他回去后,那門元氣術應該也已送到。

    其實般煉氣士也都是修煉門元氣術,將門元氣術完全掌控需要時間太久。

    縱使是對于可以用元氣提升的他,元氣術多了也沒用,他的源力又不是多到用不完。

    幸好他現在所會的三門元氣術,青河橫空術和滄海無量極為相似,提升兩者間任何門元氣術,另外門也會隨之提升。

    彰國,谷城。

    天問組織承接委托的據點。

    黃老從柜臺下取出卷銅簡。

    “這是閣下所要的元氣術。”

    “此術名為辟空七劍,乃是門上乘元氣術!”

    “大成圓滿時,能夠凝聚七柄鋒利無鑄的飛劍,操控由心,威力強橫!”

    李丘眼底露出抹喜色,接過銅簡。

    “閣下上次接下的委托,由于組織還未驗證,所以酬金暫時不能支付給閣下。”

    李丘點點頭,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“等組織驗證后,這次的兩萬金,我想全部換成玉石。”

    “我會提前為閣下準備好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。”

    李丘拿上銅簡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個月晃而過。

    座宅院之。

    猶如玉質的青色元氣,翻滾凝聚。

    李丘操控元氣,在試著施展前不久得到的元氣術——辟空七劍。

    個月間,他除了到據點取換成玉石的兩萬金后,直在修習這門元氣術。

    般人想要將門元氣術,入門起碼需要年甚至數年的工夫。

    但他悟性非常人可比,再加上他不是第次嘗試修行元氣術。

    掌握有兩門達到小成的元氣術,讓他對元氣操控和修習元氣術都有著豐富經驗。

    是以短短個月后,他就已隱隱觸摸到將這門元氣術入門的門檻。

    院,巨大的青色元氣所凝聚的劍形愈發穩定,終于凝聚出柄通體呈現青色、猶如用絕世美玉精心雕刻而成的長劍!

    李丘神色微喜,反手拂過長劍之上,指甲上輕易被劃出道劍痕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鋒銳無鑄。”

    他是身負九虺之力的煉氣者,肉身堪比些奇金異鐵,尤其是指甲和骨頭更加堅硬。

    但他幾乎沒用什么力氣,指甲上就多了道劍痕。

    這其不止有,玄元氣帶有鋒銳特性的原因,更多也是因為這門元氣術的不凡威能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李丘低喝聲,伸手指,青玉長劍化為道青色電光穿空而去。

    圍繞著宅院之的座假山,飛速旋轉。

    先是條青色光線,劍光連成片,成為個青色的劍光龍卷。

    待青玉長劍停下后,假山已被修成個巨大的石柱,上面刻著密密麻麻的環形劍痕!

    “如此速度!”

    李丘眼也露出些許驚意。

    如果境界低些的煉體者和煉氣士恐怕未等反應過來,便已被劍光大卸塊。

    便是強大的煉體者煉氣士,想要捕捉到劍光也沒有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李丘對這門元氣術出乎意料的滿意。

    或許是他不久前失去門元氣術,上天用這門元氣術來彌補他。

    他向天問組織提出的要求,是想要門攻勢集些的元氣術。

    不要像青河橫空術和滄海無量那樣,攻勢磅礴但不集。

    他沒有做更多要求,因為他不指望能找到十分契合玄元氣特性的元氣術,那種可能性太小了。

    他原本打算,這次找門攻勢集些的元氣術,等掌握之后再找門攻勢迅疾的元氣術,然后消耗元氣將兩者融合,就能得到完美契合玄元氣的門元氣術。

    但這門辟空七劍,可謂十分契合玄元氣的特性,給了他個驚喜。

    有這門元氣術,他能省下不少源力。

    當然元氣術是否契合元氣特性,也是相對而言,并不是對的關系。

    種元氣可以有多門與之契合的元氣術,就像青河橫空等三門元氣術和渾天元氣都十分契合。

    門元氣術也可以和多種元氣契合,比如辟空七劍這門元氣術,李丘所能想到的能和其搭配的元氣特性,除了迅疾和鋒銳外,就有尖銳、旋轉、穿透、震動……

    源力:1640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【辟空七劍】入門(提升),【滄海無量】入門(提升)……

    李丘看著源力面板上的辟空七劍之后的提升字樣,有種劇烈的沖動,想要消耗源力提升這門他剛剛入門但給了他不小驚喜的元氣術,使其威能迅速增加。

    只是他最終還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還是等再接下個委托,將渾天玄元訣推衍提升到第十三重后,如果有剩余源力,再提升我所會的幾門元氣術。”

    李丘最后不舍看了眼面板,心念動將其升起。

    雖然提升元氣術也能提升他的實力,但還是本身修為為主。

    “上次我去據點拿修行所用的玉石,順便問了下委托,結果沒有適合我的委托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已經是十數天過去,辟空七劍這門元氣術我也已入門,不妨再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丘嘴唇微抿。

    茶坊,天問組織據點。

    “這次可有適合我接的委托?”

    李丘身穿黑袍,頭戴青銅面具,聲音低沉問道。

    黃老神色動。

    “眼下正有個委托,十分適合閣下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向我們委托刺殺的委托人,也是點名說希望能由閣下接下這個委托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青銅面具下,李丘眉頭挑。

    他知道如果不出所料,“刺客逢丘”的名聲應該已是漸漸傳開了。

    委托刺殺的人,點明希望哪個刺客接受委托,是只有名氣極大、實力強橫的刺客,才有的事。

    李丘猜得不錯,在他完成第三次委托,成功刺殺雍國司空允離之后,他的名聲已經漸漸在北方傳開。

    其是因為他有改換面容隱藏心跳接近要刺殺之人的奇特秘法。

    三次都能悄無聲息接近要刺殺之人,讓保護要刺殺之人的人毫無察覺,而且每次顯露的面容都不同,根據這點不難猜出真相。

    世上刺客殺人其實多半都是正面強殺,而能悄無聲息靠近要刺殺之人的刺客,有多可怕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其二是因為他接下的第三次委托。

    有人委托天問組織刺殺雍國司空允離,其實乃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    為的是讓公子渠失去允離的支持,在朝堂上去勢,失去繼承雍國國君之位的可能。

    但李丘成功的刺殺了允離,公子渠也的確在雍國朝堂上失了勢,但他最后還是繼承了雍國國君之位。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說網帶給你最新的小說給你最好的閱讀體驗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我 的 書 架
2014电子游戏节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