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一章 狗財神

作品:《陰倌法醫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說網帶給你最新的小說給你最好的閱讀體驗16kxsw.com 》----------就在我低頭的工夫,我的手里居然又多出沓紙鈔。

    這次我看的明明白白,這紙錢竟然是從肉松的嘴里吐出來的!

    孫屠子顯然也看到了這不可思議的幕,瞪著圓眼想要開口,我趕緊用肩膀扛了他下,示意他先別聲張。

    ‘狗嘴吐鈔機’固然聞所未聞,但肉松畢竟是跟我們道的。內部問題內部消化,當著攔路老鬼的面還是盡量少顯山露水的好。

    這次的紙鈔比剛才足足多了倍,交到老鬼手,丫立刻換了副面孔,眉開眼笑的說:

    “貴客遠道而來,小老兒自當盡地主之誼。你們要找大胡子,那就跟我來吧。”

    說罷轉身就走。

    我忙不迭示意孫祿和白晶跟上。

    孫祿到底是忍不住小聲問我:這狗嘴里怎么能吐出錢來?

    白晶也看到了剛才的幕,也是臉詫異的看著我。

    我邊走邊快速的思索,也是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低眼間,見肉松夾著尾巴亦步亦趨的跟著我,連動作幅度都幾乎和我同步,那模樣簡直可以說是如影隨形……

    如影隨形……

    猛然間,我腦子里像是劃過道閃電:影子!

    白晶觀察入微,見我神色有異,小聲問我是不是想到了什么?

    我扭臉和她對視,雖然看不到自己的表情,但可以肯定,那定十分的怪異,以至于白晶看我的眼神都有點小心翼翼起來。

    我低聲問她,還記不記得剛進來這里的時候,感覺腳脖子被只手抓住?

    白晶先是怔,跟著像是想起了什么,神情變得像是剛生吞了整頭大蒜,辣得小嘴都合不攏樣。

    很顯然,這美女對于些事物的認知度還是相當高的,而且腦子也轉的不慢。只不過眼下遇到的事,別說是對于我倆了,就算是正統三清道門的前輩,恐怕也是聞所未聞,更甭提親眼所見了。

    白晶傻眼了好半天,才勉強對我說:“難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我點頭:“多半是了。”

    孫祿扒拉我,“你倆打什么啞謎呢?有什么話不能痛痛快快的說出來?”

    我讓他小聲點,瞄了眼前邊的老鬼,低聲說:“這拿來‘行賄’的錢,可是有主的!”

    “嘖,多稀罕啊,錢當然是有主的。”孫祿撓撓頭,“可要說這錢是肉松的,未免也太邪門了吧?難不成這單身狗上輩子是什么豪門富戶,死后家里人給它燒了大堆冥紙,就算它這輩子輪回做了狗,也還是有使不完的‘銀子’?要真是那樣,還真得說是人活的不如狗了。”

    我說:“錢是肉松給的不假,卻不是它本狗的。”

    孫祿越發糊涂,急著讓我別再打啞謎。

    我整理了下思路,反向他問道:“你猜,咱來了這兒,咱們的影子有沒有跟著來?”

    孫祿愣了愣,“你不是說,活人到了陰間是沒有影子的嗎?”邊說邊看向自己腳畔。

    我說:“你和白晶在這兒當然沒影子,我的影子可是跟來了。”

    孫祿的反應和剛才的白晶如出轍,先是嘴巴張的能塞下個鴨蛋,跟著斜眼看著我腳畔的肉松:

    “你是說……附在你影子里的那個家伙,也跟著來了?!他不光跟著來了,還附在了這單身狗身上?!這……這他娘的是什么神操作?!”

    我拍了下他的胳膊,再度讓他小點聲。

    我說:“你可別忘了,附在我影子里的朱安斌,人雖然只剩殘魂,但那殘魂卻還有線生機。

    回到咱先前的話題,如果說人的生,各項‘指標’都有定數,那他朱安斌就是人已不在,‘數目’卻還沒用盡。

    他本該是大富大貴的命,出事以后,他老爹朱飛鵬,以及朱飛鵬故去后,林彤為了緬懷愛人,愛屋及烏,都替他燒了許多香燭紙錢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他就算死了,也比般的鬼有料。”孫屠子表情糾結的插口道。

    片刻,又忍不住問:“我還是搞不懂,他是怎么附到肉松身上的?”

    我和白晶對視了眼,有些猶豫的說:

    “照道理,活人到了陰間,是沒有影子的。靜海說過,朱安斌現在寄附在我影子里,相當于是我的第二道人魂。假如我到了這里,影子卻不能跟來,他又會以什么狀態存在?又或者說,他還能不能夠存在?”

    白晶搖頭:“當殘魂寄附于你的時候,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你倆已經算是‘合二為’了。除非極特殊的情況,否則第二道人魂絕不能和你分離,要不然,它就極有可能魂飛湮滅,再不存在這個世界上。”

    白晶這會兒顯然已經恢復了理性,想了想,接著說道:“雖是殘魂,但求生是本能。之前我被那只手抓住腳腕,應該是‘影子’最后的掙扎。

    我是最后個進來的,他不想脫離你,不想‘死’,所以企圖抓住我,通過我跟隨你。但是,我是香堂弟子,是不會被魂魄附身牽制的。恰恰在這個時候,這條狗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她看著肉松,神情又糾結起來。

    孫祿終于忍不住失笑道:“碰巧這個時候,肉松尾隨著禍禍到了墓園,那姓朱的為了能茍延殘喘,就附著到了這單身狗身上,跟著咱們到了這兒。他在陽世是大富大貴,到了陰間也有花不盡的儲備,所以,到了關鍵時候,這單身狗,成了咱們的財神爺!”

    我也想笑,卻怎么都笑不出來。

    再次低頭看向肉松,我忍不住搖了搖頭:“你可知道,這個世界上有幾個是像你樣含著金鑰匙出生的?但凡長個心眼,少整點歪門邪道,多辦點人事,你何至于落到這個地步?”

    ‘肉松’像是聽懂了我的話,嗚咽似的‘低吠’了聲。

    想起和他老爹朱飛鵬也算是有過段結交,林彤又是我的師姐,我終是低聲道:

    “你活著的時候雖然沒干過好事,但還不至于失足造成別人的千古恨。還有,去年過年,你來找我,也算是我立下規矩后,唯次破戒,接受男人的委托。受人所托,忠人之事,我不敢說這輩子還能幫你點什么,只能是說,旦有機會,我定盡力讓你能重入輪回。若是那樣,你,來世不管做人做狗,還是與人向善吧。”

    “嗚嗚……”

    低吠聲,肉松居然真的向我點了點狗頭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這時,我眼角的余光猛地瞥見道白影倏然閃到面前。

    下秒鐘,就見那突如其來的身影,猛然伸出只枯瘦的手掌,朝著我胸腹間按了過來……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說網帶給你最新的小說給你最好的閱讀體驗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我 的 書 架
2014电子游戏节目